?
?? 首页? 凉州视点



凉州:成就大唐气象的巨大“文化风眼”


  
  9月7日,第三届凉州文化论坛暨纪念铜奔马发现50周年系列活动之“交流与融合:隋唐河西文化与丝路文明”学术研讨会在武威举行,各位专家围绕“隋唐河西文化与丝路文明”主题展开研讨。汉唐时期的凉州,在中国历史上占据重要地位。早在东汉时期,凉州就是商贸经济发达的城市,“市日四合”,“贤于内郡”。到了唐代,更是出现了“凉州七里十万家”“人烟扑地桑柘稠”的盛况。中国社科院古代史研究所副所长田波认为,以凉州为核心的河西地区是唐朝进入西域的重要通道。

?
五凉遗存

  元嘉十四年(437),北凉与刘宋王朝进行了一次文献交流活动,北凉人的文献计有《周生子》13卷、《时务论》12卷,《三国总略》20卷、《俗问》11卷、《十三州志》10卷、《文检》6卷、《四科传》4卷、《敦煌实录》10卷、《凉书》10卷、《汉皇德传》25卷、《亡典》7卷、《魏驳》9卷、《谢艾集》8卷、《古今字》2卷、《乘丘先生》3卷、《周髀》1卷、《皇帝王历三合纪》1卷、《赵[匪攵]传》并《甲寅元历》1卷、《孔子赞》1卷,合154卷,今见四库目录。文献内容涵盖经史子集,其中的《周髀》(1卷)是中国流传至今的一部最早的数学着作,乃“数学鼻祖”,成书于西汉,但经几百年风雨到五凉时期才在凉州得到整理、编辑,重新成书。 北凉人阚骃撰的《十三州志》,是一部全国性的地理总志,是研究我国西北地方史、西北民族史和中西交通史的必不可少的资料。凉州人赵[匪攵]写出了孤绝一时的名着《甲寅元历》,是祖冲之《大明历》的重要依据。以凉州为中心开展的“凉土译经”活动,是佛教中国化的显着代表。《隋书·经籍志》中记载的魏晋典籍名目,大部分是经河西走廊保存下来的。
  东汉的凉州人,被史书形容为“酒礼之会,上下通焉,吏民相亲”。清代史学家惠士奇说“古者为市,一日三合,而河西姑臧,市日四合。”在东汉中国的城市群中,凉州以发达的商贸经济独步一时。在东汉“建武”“永平”这个年号的时段里,凉州是中国经济、文化的风向标。当时,在姑臧城外聚居的羌胡商人毡帐相望,牛马遍野,所携革制品堆积如山。城中“廛”仓高耸入云,大市居中,市内又有巷道、肆所,大市东面开设朝市,西面开设夕市。羌胡的牛马等畜产,在朝市集中交易,使用官府所发的长契券。后来,又在增开的“午市”进行批量畜产交易。“诸司市常以四时中月,实定所掌,为物上、中、下之贾,各自用为其市平,毋拘它所。”姑臧市令、市长等主管市场的官员,还根据季节供需,平抑物价,防止通货膨胀或紧缩。规定“五谷不时,果实不熟,不鬻于市”,保证农产品的质量和商贸信用,市场制度、管理达到了东汉前期的先进水平。
  凉州人的日常书写,一股脑儿封存在了简牍中,在上个世纪纷纷出土露脸。1972年11月,从旱滩坡出土的92枚珍稀医药简牍中,有78枚被定为国宝级文物。除了临床医学的巨大价值,凉州汉代医筒更是古代书法艺术作品中的稀有国宝,半个世纪以来,受到全球书法艺术界的推崇。二类简中有26枚简为书体流畅的隶草,是国内外公认的中国古代书体出土作品中最令人惊心动魄的隶草经典;木牍83号甲乙牍点线飞舞、气韵生动,在两汉草书遗迹中是“孤绝之作”。
  五凉时期,中华文化遗存在河西走廊得到保护、完善、传承的同时,吸纳河西汉文化、西域文化和各民族文化的精华,形成了“史不绝书”的五凉文化。五凉文化上迄东汉建武,下延北魏、隋,盛唐文化中仍可见五凉文化踪迹。公元439年以后,五凉文化回输中原,成为隋唐文化的源头,成就了大唐气象。
?

边塞情怀

  开元十三年(725)十二月十六日,唐玄宗率领群臣到泰山举行封禅大典。长约数里的仪仗队,挤满了泰山的峡谷。仪仗队的最前面,是从凉州调取的万匹良马,视作“天马”。这万匹良马按照毛色的不同,分别编为每千匹为组的方阵,有白马编队、黄马编队、花马编队等。各色马队排成队形,依序而进,步伐整齐,远远望去,就如云霞出海,百姓叹为观止,惊奇称叹:凉州之畜为天下饶。
  凉州大马在历代辞赋家笔下带上了神性的色彩。东汉名家刘琬写道:“龙头鸟目,麟腹虎胸。尾如雪彗,耳如插筒。”晋人黄章描述:“资玄螭之表像,似灵虬之注则。夺腰裹之体势,逸飞兔之高踪。兼骥騄之美质,岂骅骝之足双。耳如刻筒,目象明星。双璧似月,兰筋参情。”唐代牛上士的笔下,凉州边关将士出征时,雄壮的战马“超腾绝壑,走及奔箭。疑隔汉之流星,似披云而出电”。长期在河西生活的东汉名将马援,根据凉州骏马的形态铸造“马式”,被光武帝置于宣德殿前。而1969年“马踏飞燕”的出土,将天马行空的青铜艺术形象呈现在了世人面前。
  唐代的凉州畜牧业领先全国。贞观之后的40年里,陇右一带马政大兴,设有8坊、48监,新开牧场草地1230顷,养马706000匹。唐玄宗东封泰山时,凉州马匹存栏虽有所下降,但仍然冠于全国。
  唐初,李渊平河右,武威郡落实“均田制”,采取薄徭安民措施,恢复农业经济。名臣娄师德、郭元振在河西推行营田、屯田,设属吏督促军民发展屯垦,以解决河西庞大军需远途运输的困难。景云二年(710),唐朝在凉州设河西节度部,凉州姑臧城的经济社会开发跃上新台阶。当时,全国十大节度部及诸军州开屯992屯,河西走廊就占326屯。天宝八(749),全国屯田收入191万石,其中河陇达到70万石,约占全国总数的37%。全国和籴总数114万石,凉州就达52石,占了全国的一半。唐初凉州姑臧一斛小麦可值二千钱,到了开元年间,每匹4丈布就能兑换好多斛小麦,凉州官仓小麦、谷子可支付几十年的军需。唐玄宗感叹凉州之富,说:“从长安安远门以西,一千二百多里路,树木茂盛,村庄相望,凉州最为富裕。”
  在京洛百姓的眼里,汉唐的凉州是“西当太白”的重要边城。自汉武开辟河西,驱逐匈奴,扬其武功,布其威德,千百年来,凉州就是迁客征士们建功立业的诗意边关。长河落日,瀚海阑干,金山烟尘,昴头射石,这些雄奇、苍凉的意象,屡屡出现在汉唐文人的诗歌里。“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这是建安时期渴望建功塞上的年轻征士的潇洒形象。驱逐月支出河西,大破匈奴于关外,都是汉唐将士高昂的人生憧憬,不乏“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英雄情怀。
  凉州的自然环境,是汉唐文学作品中情景化的边关代名词。大漠草肥,边地萋萋,游侠们驰马如鸟,“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而在“风掣红旗冻不翻”的凉州冬日,汉唐征士仍然保持着豪迈、激昂的英雄情怀,在岑参的眼里,大雪弥天的战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归军辕门时,“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王之涣等唐代着名诗人笔下的《凉州词》,千百年来被人们诵咏不衰,成为华人世界恒久的边塞精神记忆。《凉州词》里豪迈激扬、昂然向上的人文精神,在中国艺术创作史上薪火相传。汉代游侠、翩翩白马、河西幕府、雪里誓师……这些浓缩在《凉州词》里,以凉州为意象单元的汉唐边塞诗歌,是千百年来人们的精神食粮。

?
姑臧名都

  姑臧城是中国历史上名气非常大的西北大城市。从中国古今人口的血统史上看,李氏中近一成半人口史称“姑臧大房”,贾氏、阴氏、段氏等称“姑臧郡望”;从城市地位上看,姑臧城是中世纪北方都城,是前凉、后凉、南凉、北凉、李轨大凉、五代时期六谷吐蕃割据政权(宋史中将其列为吐蕃国)的首都,是中国古代十大都城之一;从城市的沿革上看,姑臧城的建筑规制,又是洛阳、南京筑城的范本(如“端门”、“宫北市南”),有“中国都城鼻祖”之誉;从古代城市人口结构关系上看,姑臧城在唐前一直是同益州、扬州并名的一线大城市;从城市的战略地位看,姑臧是军事重镇,是丝绸之路东西通道的命脉和门户。
  五凉时期的姑臧城开22门,象征全国有22郡。在宫城和中城的有端门、青角门、广厦门、洪范门、凉风门、青阳门。到了前凉张骏时期,中城建筑堵塞,人满为患,于是,又以灵渊池开挖的积土沿河建造人工假山,连接南城,由山开道入南城,南城狭窄,扩展安国寺一带,建起面对雪山的凉风门,凉风门前有宽阔的城市广场。同时,张骏在南城建起中世纪世界性的皇家大厦谦光殿,以谦光殿为中心,东南西北四面分别是宜阳青殿、朱阳赤殿、政刑白殿、玄武黑殿。《旧唐书》卷8记载,唐代姑臧城里驻扎着编制完整的“赤水军”,有“兵三万三千人,马万三千匹”,哥舒翰等人“开府凉州”,具有自辖自建的各类军政衙门数十种,幕府人口几万。另外,河西节度使“统赤水、大斗、建康、宁寇、玉门、墨离、豆卢、新泉等八军,张掖、交城、白亭三守捉”,有兵73000人,是国内最大的军镇。
  自初唐以来,在凉州建功立名的唐代名人比比皆是,向往边塞、好谈进取、崇尚侠行,是唐代士大夫浓厚的入世情结。新旧《唐书》和《资治通鉴》上显示,唐代宰相郭元振、牛仙客、娄师德、王孝杰、唐休[王景]、王忠嗣等人都是从凉州走出去的历史名人,从军凉州的高仙芝、封常清、哥舒翰、李光弼、王思礼、安思顺、严武等,都是唐代有名的军事家。如此众多的名流相继在凉州成名,拜将入相,凉州就成了唐代士大夫建功扬名的理想去处。在开元、天宝年间,数以万计的“浪游”者投奔凉州姑臧城,这些人是当时唐代知识界的精锐。由于他们把人生体验诉诸笔端,凉州成了整个唐代边塞文化的中心。

?
霓裳羽衣

  “弯弯月出挂城头,城头月出照凉州。凉州七里十万家,胡人半解弹琵琶。”在唐代诗人的笔端,凉州是丝绸之路上的大都会,是音乐之都,更是梦幻酒城。那时,波斯、粟特、昭武九姓商旅囤居凉州,凉州七城,胡商就居五城。多民族融汇共同发展凉州经济、文化的特质鲜明,凉州带有异域元素的文学、音乐、杂技等诸多艺术品,风靡全国。
  在唐代凉州“葡萄酒熟”街肆,衣着红艳的华人胡商都在“恣行乐”,沿街的“朱粉楼”上遍插“青旗”。节度大使哥舒翰“开府设高宴”,桌上“八珍九酝当前头”。王棨《元宗幸西凉府观灯赋》里描述凉州城的壮观,上元灯节,凉州城里仿佛有千万条银色烛龙在翻腾,长街十里风光甚殊。大街上,红楼逦迤,亮如白昼,夜空荧煌美妙犹如春天,简直是人间仙境。岑参有诗道:“凉州七里十万家,胡人半解弹琵琶。”《新五代史》中记载,凉州城池周长有五十里。
  唐代诗人元稹形容一种新的舞蹈式样“西凉伎”:“狮子摇光毛彩竖,胡腾醉舞筋骨柔。”《旧唐书·音乐志》说,《西凉伎》者,“盖凉人所传中国旧乐而杂以羌胡之声也”。在白居易的笔下,凉州舞狮“刻木为头丝作尾”,眼睛镀金,牙齿贴银,舞动起来“奋迅毛衣摆双耳,如从流沙来万里”。
  史料载,后凉吕光破龟兹,把西域乐工、乐器带至凉州,加快了对本地音乐艺术的改良,“杂以胡声”。后来,凉州人创作的《秦汉乐》传入北魏后改名为《西凉乐》,被尊为“最为闲雅”的国乐。隋朝确定9种乐为国乐,有7部是凉州输入的。唐代,凉州多民族乐舞交融发展达到极盛时期,其艺术成就的顶峰《霓裳羽衣曲》,由河西节度使杨敬述进献的凉州天竺乐曲《婆罗门曲》改编而成。
  《开天传信记》详细记述了“凉州大曲”进长安时的情景。当“凉州大曲”进长安时,唐玄宗李隆基将凉州献乐人召进皇宫又宣在京的亲王、大臣、贵族们进宫一同观赏。凉州歌舞以丰富多彩的表演和优美动听的音乐使在场的众亲王和大臣们都情不自禁地击节叫好,一同向玄宗拜贺,幸获如此佳贡。此后凉州进献的《婆罗门曲》屡经加工提高,特别是得到了深通音律的玄宗李隆基亲自加工整理并将其改编为蓍名的《霓裳羽衣曲》,由贵妃杨玉环伴舞成为唐代乐舞艺术成就的顶峰“霓裳羽衣舞”。从此,被改编后的《霓裳羽衣曲》成为大唐歌舞大曲的“领衔”之作而盛极一时。有关在当时宫廷的演出盛况,唐代诗人王昌龄在其《殿前曲》中描绘:“胡部笙歌西殿头,梨园弟子和凉州。新声一段高楼月,圣主干秋乐未休。”
  着名作家阿来认为:“凉州,面向整个西域打开一道国际性的大门”,汉唐时期的凉州艺术形态,“代表一种特别威风的英雄气象”,“凉州气象”随着时空的转移,最终成为“大唐气象”。


 更新日期:2019-09-08   文章来源:武威日报  
?
?
主办:hg6686官网|官网人民政府办公室
电话:0935-2212005 邮箱:LZQXXZX@163.com 
承办:hg6686官网|官网电子政务办公室 
政府网站标识码:6206020026  陇ICP备15000475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用IE6.0以上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

?